星期日, 11月 14, 2010

趙連海被重判

讀到趙連海寃案的判決,爸爸不禁想起陳百強的這首歌:

一生何求
曲:王文清 詞:潘偉源 編:蘇德華

* 冷暖那可休 回頭多少個秋
尋遍了卻偏失去 未盼卻在手
我得到沒有 沒法解釋得失錯漏
剛剛聽到望到便更改
不知那裡追究 *

* * 一生何求 常判決放棄與擁有
耗盡我這一生 觸不到已跑開
一生何求 迷惘裡永遠看不透
沒料到我所失的竟已是我的所有 * *

Repeat * * *

一生何求 曾妥協也試過苦鬥
夢內每點繽紛 一消散那可收
一生何求 誰計較讚美與詛咒
沒料到我所失的竟已是我的所有

Repeat * *



下面是陳百強89年的現場表現,唱得有味道,節奏、拍子比音樂錄像把握得要好、要準(雖然,尾音不穩仍是陳百強的死穴)。陳百強在八十年代算是偶像派,但不失唱家班的風采。比起混帳的當世,八十年代,太多地方值得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