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8月 28, 2010

菲律賓與笨蛋

菲律賓政府上下落後、無能、窩囊、愚蠢、官僚、顢頇、糊塗、昏瞶、卸責、輕忽(待補五百字),他們自作孽便算了,可是,無辜令香港十五位遊客或家破人亡、或終身殘廢,只要有起碼智力和人性的,都怨天地不仁,無不憤憤不已。

當然也有與常態不同者。

成龍四肢發達,他的身體在國際影壇上是巨人,就像《哈利波特》故事中海格的弟弟格洛普一樣,每次發功,指點江山、月旦時事,都很令人驚懼。他就菲律賓旅遊巴屠殺人質慘案一事,在 TWITTER 上獨排眾議,為菲律賓政府說項,反倒批評輿論和民情挑剔,說「如果警方一開始就擊斃挾持者,大家會說,怎麼不先談判?但如果警方先談判,大家又會問,怎麼不早點殺了挾持者?」

成龍說得扭捏,還不夠社民連副秘書長容樂其明白。容樂其在facebook群組「菲律賓警方及特種部隊拯救人質嚴重不力,有如零訓練一盤散沙,予以強烈譴責」留言,認為香港人一向對菲人不公,菲政府也就沒有責任能成功救回人質,所以不應受譴責。他說:「當菲傭爭取最低工資亦須保障他們時,有多少香港人根本不當他們是人而只把菲傭當成奴隸,...香港的警察亦淪為打壓示威者的保安,而面對權貴就要被刮都無聲出,面對黑社會更加無從入手,我們有權要求比香港窮困的國家的特種部隊,可以有咩表現?人哋菲傭含辛茹苦幫香港人,才得丁屎咁多人工,香港在呢個時候要人地同你搏命?」

後來,在回應文章中,胡亂引了一段《尚書》之後重申「當菲律賓的婦女,不辭勞苦地到香港做家傭,完全是「畢獻方物」:將自己最好的貢獻給我們;但香港貴為中國最富裕的城市,香港人是最有錢的中國人,我們的勞工工資保障制度卻將菲傭排除在外,制度上(及很多人的心態上)視菲傭為奴隸。與此形成強烈對比的是,我們在悲劇之後,不斷埋怨責難菲律賓警員不堪,這就是「狎侮小人,罔以盡其力」,這是缺德的。...在悲劇當中,最須被譴責的是射殺人質的退役警員,而非救人乏力的警員,泱泱大國怎能以「搵人祭旗」的心態提出外交照會?倘若外交部真的提出外交譴責,才是敗壞國格。」

兩段文字,把眾多不相干的概念乾坤挪移,搬弄得水洩不通,奇文可堪共賞。引用《尚書》,是把中國與菲律賓視為天子與諸侯的尊卑關係了,自打論述立場的咀巴而不知。此人還曾當教師呢!他的學生日積月累接觸這類奇思妙想,斑駁思路,批判思考的免疫力一定夠強。

講外交禮節嘛,到底還是鳯凰衛視那廝甚麼首席評論員之類的阮次山坦率。鳯凰衛視主持問他「有甚麼好玩的小故事分享 (按:0:00),他談論了菲律賓旅遊巴屠殺人質慘案,對於八死七傷的事,他認為毋須小題大做,菲律賓政府一點責任也沒有,反倒怪香港太過份,對待菲律賓不分尊卑,諸多無禮要求。他說:「包括香港,在悲痛之餘不要過份 (按:2:30)(主持人作會意狀微笑),香港地區特首曾蔭權在記者會上說,打電話給菲律賓總統但對方沒有回。這個就不對了。香港地區的特首不是國家元首,你不要搞錯了,要打也是胡錦濤打而不是你打,更何況胡錦濤也不可能打這個電話,這是小題大做 (按:3:11)... 可是呢在這種情況下,香港你這個特首必須要知道,你自己的地位不是有悲劇就可以亂碰亂跳的 (按:3:29),有禮有節你是香港特區的代表,所以他說他希望菲律賓當局要提出責任的報告,我這個報告提出來,誰有責任,關你香港甚麼事兒呢 (按:3:48)?這個報告出來,保險公司可以賠多一點嗎?.... 明白你(曾蔭權)要對香港人民有所交代,所謂有所交代,其實是善後的事情怎樣做,這是你的責任,你是不是高明,是看你事後怎樣做,而不是你把責任往菲律賓一推 (按:4:24)!...」



三人都為菲政府開脫。菲律賓政府固然對成龍感戴不已,立即引用成龍的 TWITTER 做公關,往自己臉上貼金(當然,令人想起,粵俗語「金」指「糞」),兩方惺惺相惜,好不令旁觀者毛管感動。可惜菲律賓政府不看鳯凰衛視,或搜羅面書,沒有引用阮廝或容師偉論,一丘三貉大兵小將上陣,反咬香港;公關上,這一戰役本來大有反敗為勝良機呀,竟然又白白錯失了,令人不禁切齒扼腕!

爸爸於是對我說:法國詩人布瓦洛 Nicolas Boileau 說過一句名言,“Un sot trouve toujours un plus sot qui l’admire”,意即「笨蛋再笨,總有更笨的笨蛋為他喝彩。」所以,瘋語狂言,要見怪不怪。



後記:

別以為成龍、容樂其、阮次山之類言論罕見。聽聽那只火鳯凰周澄,或者看看搞文化研究(又一次證明這門「學科」只會愈讀愈蠢)、國際關係的蛋頭學者的文章,洋洋縷述菲律賓如何為民主付出過血淚,然後出口轉內銷,抽水批評香港不民主;或者大言「人道關懷」,埋怨香港人剝削和歧視菲律人之類,要香港人反省自己如何無知與失德。咄!菲律賓民主不民主,菲人受歧視不受歧視,固然值得大書特書,但是,與批評菲警沒有恰如其份地盡責救人,有甚麼關係了?整件事的焦點十分簡單:珍視人命,把人命看得比甚麼外交禮節、中菲國際大局都要重要;整件事的核心,就是只看個別的人命,而不要甚麼「多點檢視外交局勢和現實情况,擴寬思考層面」、「讓心境平靜下來,了解一下身邊菲籍朋友家鄉的亂局,究竟因何而起」!不珍重眼前危淺的活潑潑的人命,而只顧「宏大論述」,大言炎炎全球人道關懷,恰是孟子所以批評墨家是禽獸的關鍵處。

自命墨子的笨蛋禽獸愈來愈多,不再批了。


延伸閱讀:

陶傑《人鬼之間》
一場屠殺,誰是人誰是鬼,即刻看得清楚。......倒有些貧酸文化人,真的聲討港人的霸權,質問七百萬人:第三世界天天有慘劇,為什麼你不曾哭過?那麼文化人的老母死了,設靈於萬國殯儀館二樓桂花廳,隔鄰的翠竹廳,樓下的海棠廳,都有生意,都放着人家的棺材,文化人為何如此自私,毫無國際人文視野,只哭喪自己的死鬼老母,也不跑遍每一個廳去撫屍慟祭。堂倌會當你神經病的。明明全港素哀,總有一兩個小丑跳出來硬要逗人發笑,香港到底是趣致的地方。

標籤: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