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03, 2010

政改點播之九:再點民主派分裂

爸媽對我說,「相對無言」是八十前一代必唱的歌呢。歌詞這這樣的:

朋友記得那天 共你初初見面
談到你的理想 並祝他朝兌現
誰不知分開 只有數年
共你相逢 先感覺到兩家亦在變

講起理想 大家苦笑共對
說起往年 共你相對無言
如今雙方痛楚 在於只顧實際
才令你我理想改變

朋友放聲痛哭 或者得到快樂
時間永不再返 夢想不可再現
人一生 匆匆三數十年
莫怨當年 輕輕錯失機會萬遍

要若回頭 未必可再遇見
你的往年 未必勝目前
大家舉杯痛飲 大家一再互勉
期望你我運氣轉變



爸爸說,相對無言不妨,可是,現在是惡言相向呵。

標籤: ,

政改點播之八:何俊仁稱對攻擊辱罵「頂得住有餘」

爸爸讀到報章報導:

「政改方案通過後的首個七一遊行 ,演變成聲討民主黨 大會。昨日民陣舉行一年一度的爭普選 大遊行,民主黨因為撐政改的立場,昨日被過百名群眾包圍辱罵,在全程5小時的遊行,「走狗、出賣香港」等叫罵聲不絕於耳,就連身患重病的民主黨元老司徒華 亦被示威者咒罵「你快點去死」。

隨後,一班民主黨領導,包括主席何俊仁 、副主席劉慧卿 到場時都受到示威人士包圍,不斷有人要求與他們對質。其間,糾察與示威人士發生推撞,加上在場傳媒眾多,情况非常混亂。

幾經辛苦,直至4時半,民主黨大軍終於起步,大批民主黨糾察手拉手組成人鏈,配合警方開路,一眾核心成員方能步出維園 。民主黨大隊沿途高呼「無畏無懼,爭取普選」,不過,包圍在側的逾百名市民就報以喝倒彩,回應「出賣港人」;行至灣仔修頓球場時,電台節目主持人「慢咇」陳志全忽然高喊「堅定可信民主黨,關鍵時刻賣香港」,一呼百應,口號響徹軒尼詩道。

經過近5小時的圍堵指罵後,民主黨隊伍在晚上近7時到達政府總部,隨即再被反對者圍堵,擾攘近15分鐘後,經警方協助下,從禮賓府 旁的小路離開。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回應批評時。」

於是,爸爸又上 Youtube,點播了「天蠶變」,想到,民主黨不正是在「天蠶變」嗎?「抛開爱慕,飽遭煎熬,早知代價高」、「抹去了眼淚,背上了愤怒」不正是民主黨當下的處境嗎?



爸爸意猶未盡,再點播了「大內羣英」,還說,歌詞云:「步步自感一驚心,道道刀光見暴戾,見暴戾,瞬息際遇也爭取」,不正是民主黨現下的寫照嗎?

標籤: ,

政改點播之七:民主黨改良方案,是天使還是魔鬼?

政改爭議之一,是民主黨改良方案,能消除功能組別,還是反令功能組別千秋萬世。是天使,還是魔鬼?

沈旭暉等八人曾登報聲明:「民主黨的「改良方案」既沒有充分證據如政府所言必會達致全面普選,也沒有充分證據如部分反對人士所言必會「遺禍子孫」。改良方案既不是天使,也不是魔鬼;方案之所以能被予以不同演繹,正正因為仍有很多塑造的空間。我們認為方案最終能否成為達至普選的中途站,關鍵依然在於社會的後續發展,各界不應以目前的方案,作輕率的長遠預測。」(http://commentshk.blogspot.com/2010/06/623.html)

爸爸同意。只可惜,認為民主黨改良方案是魔鬼的人,正在一步步實現他們的自我預言。於是,爸爸又點播了這首「世事何曾是絕對」:



這次,爸爸用盧冠廷腔說,留意歌詞。

標籤: ,

政改點播之六:民主派分裂

爸爸說,對於泛民分裂,你駡一句癌上腦,他回駡一句是豬是狗,做市民的,唯有以犬儒心態待之。嘻,你們互相折磨,是你們的事,千萬不要上心,當看戲好了。



然後,爸爸上了 Youtube,點播了這首「千枝針刺在心」,口中喃喃自語,依稀是「留意歌詞」。

標籤: ,

政改點播之五:民主黨遭批評違反選舉承諾

七一遊行中,民主黨被駡違反堅持2012雙普選、廢除功能組別選舉承諾,欺騙了選民。

爸爸說,改良方案可以說是變相直選,所以違反廢除功能組別承諾不成立;不過,違反堅持2012雙普選選舉承諾的罪名卻是黃河水也洗不掉的了。雖然,爸爸同意,與北京角力,堅持2012雙普選選舉是擺立場居多。只怪民主黨當年把承諾說得太死,要是像公民黨般,只說盡快落實雙普選,「泛」民主一點,不是便過關了嗎?



爸爸說,唉,又是那句,留意歌詞。

標籤: ,

政改點播之四:民主黨遭義工痛駡

報載,自創黨起便替民主黨做了16年義工的何姨,在七一遊行中加入聲討民主黨的「民主黨前線苦主大聯盟」,她向記者說,「我連男廁也幫民主黨洗過。我不想再譴責他們什麼,但人民的眼睛是雪亮,是真是假,香港人眉精眼企,我將個黨交給市民判決吧」。



爸爸又說,留意歌詞,噢,還要留意短片結局。

標籤: ,

政改點播之三:七一遊行,民主黨全程被罵

爸爸說,如題,不必說明了。然後,爸爸又用顏聯武加韋家晴說,留意歌詞。




爸爸又補一句,此歌原唱為薰妮,youtube 沒有卡拉OK歌詞版,故以張偉文版代替。

標籤: ,

星期一, 6月 28, 2010

練乙錚預言政改奇準

5月26日,練乙錚在《信報》的《再論曾余大辯論》中提出過以下預測:

「由於當權派過度保守,一些本是溫和民主派的選民按捺不住,開始激化;另一方面,大量年輕人以典型激進風格進場,光譜右端的選民密度急增(見圖二,光譜右端以雙線表示較高選民密度);結果不只引得社民連本身進一步激進化,連躍躍欲動的公民黨,在黨內較激進意見佔了上風之後,也一道往右大幅挪移。

公社兩黨雖然在政治光譜上接近了,但兩者階級和專業背景不同,爭取支持者之際,不是零和博弈,兼且二者丁財俱薄,此時合作無害而有利。按理論推測,如果兩黨不作此激進化挪移,一定會有其他更激進政團進場補位,令兩黨失去發展機會。但是,這種大挪移必是在有重大議題出現之時方可落實的,而且不能只是個「口水議題」,而必須是有置諸死地而後生的動作那種,經歷過了,激進選民才會真正相信你挪移了,而且是不可逆轉地挪移了(曾蔭權邀請余若薇辯論,客觀上有測試公民黨激進化是否不可逆轉的作用,激進選民也會瞪大眼看)。

有什麼動作比辭掉立法會議席再爭取補選更能打動這些激進選民,並與之捆綁一起、以後難分難解呢?因此,社民連高招之處便是提出五區公投!公民黨聰明之處便是接招上陣!此動作完成後,民主派政黨在政治光譜上的新布局便也完成了。相對於選民激進化的新形勢,新的布局更合適,更能代表泛民主派當中的各種民意。

在挪移過程中,民主黨是不能動的,因為它的基本支持者多,挪移的機會成本大;但這樣一來,在過程中,民主黨便少不免要忍辱負重,不惜和公社兩黨就公投議題鬧政治矛盾。

事實上,民主黨不參與公投,對公社兩黨反而有利,不然,大家都激進化了,彼此之間又出現零和競爭,並非好事,不利於泛民主派拉開戰線,把彼此定位布局合理化。從這個觀點看,三個民主黨派客觀上其實配合得很好,它們之間半年來的恩恩怨怨應該不難化解。

對民主黨而言,事件讓它的定位更清晰,中方於是放膽與它談判。如此,泛民主派的兩翼更能自由出擊而不互相干擾,靈活性便增加。再往後看,由於一部分本來是溫和民主派的選民激進化了,流向公社兩黨,故民主黨為補流失,還應該往光譜中間方向微調,威脅自由黨的腹地。這情況出現之後,三個民主黨派的實力都會逐漸增強。對泛民人士而言,這便是五區公投的更大收益。」

今天回看,練乙錚不是事後孔明啊!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