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0月 17, 2009

拒絕「環保」,你敢嗎?

爸爸說,一百年前,中國知識份子敢冒文化的大不韙,說「禮教食人」,推倒政治正確了二千年的禮教,真了不起;今天,我們是否也有同樣的勇氣,說「環保食人」,拒絕當下最政治正確的環保呢。

近日,香港環境局局長邱騰華竟然向香港特區首長曾蔭權建議,由電力公司向用戶派發一百元慳電膽現金券,用來在指定零售商換購慳電膽;不過,電力公司將會把成本計入經營費用,結果明年用戶每度電成本會增加 0.5 仙至 0.6 仙,電力公司固然一分錢也不用出,反而擴大了營業額。換言之,環境局邱騰華是強迫升斗小民在不知不覺間從自己錢包中拿 100 元買慳電膽,同時協助電力公司擴充。更不可思議的是,曾蔭權竟然接納。(泛民議員在這回事上,竟然只把玩令曾蔭權尷尬的政治栽贓,模糊事件的討論焦點,更是幼稚和愚蠢!)

一眾局長中,爸爸最討厭邱騰華,一談起,便咬牙切齒,認為他沒有正當履行自己的職責。環境保護,本來嘛,就是與資本主義對著幹的政治實踐,資本主義講求無止境的增長,奧運那句「更高、更強、更快」,就是典型的資本主義意識形態,最坑害人,社會一旦把追求沒有上限的增長視為最高價值,其他甚麼污染、資源消耗、雨林、生態...,自當統統讓路,所以,環境保護,矛頭對準的,從來應該是資本家。

可是啊,啍,這種環境保護的根本精神,早已蕩然無存,現今的一眾「環保」份子,只懂把刀口架在升斗市民的脖子上,對大資本家卻阿諛奉承,執著於一兩項雞毛蒜皮的小學程度環保常識上,大做文章,立惡法、定罰則,把破壞環境的罪名,像哈巴狗一樣從資本家頭上輕輕拿下,然後凶惡得像鬥牛梗,大力擲到一般老百姓身上。膠袋稅如是,慳電膽如是。

製造最大污染的,從來都是像電力公司這樣的大資本家和大企業,而不是市民。當然,現在的「環保」份子,乃至環保官員,敢動大資本家和大企業一根頭毛嗎?他們自然只敢找小市民開刀,滿足一下他們自以為為地球出了力的想像,或者作為向上司交差的塞搪。不信嗎?下次再有甚麼環保份子開記者招待會,留意一下他們的建議吧,能具體影響到的,必定只是小市民,而不是大資本家或大企業。

例如膠袋稅,其中關鍵,本來是教育市民,只買需要買的東西,而不是迷失於大型超級市場或百貨公司的物質誘惑中,本來要買一、兩個橙,用一個膠袋便足夠了,但最後竟然零食、玩具,或者綑綁銷售的貨物一大堆,得用上十個膠袋。超級市場取代街市的環保罪惡,就在於此呀。當然,「環保」份子和環保官員,有這樣的眼界、這樣的膽識,直搗大型超級市場和百貨公司製造無限購買慾望的黃龍嗎?除了懲罰小市民,他們敢要求大型超級市場和百貨公司付出嗎?

像這次的慳電膽計劃,政府環保官員竟然出謀獻策好讓電力公司繼續無限坐大,而由升斗老百姓為大企業坐大付鈔,這是哪門子的環境保護?這樣的「環保」,不就像一百年前的禮教一樣,內在的理想靈魂早已掏空淨盡,屍變成一隻隨處食人的殭尸了嗎?這種食人的「環保」,不是要絕之而後快嗎?

爸爸說,嘿,環顧天下,還未有人有這種見識和膽量,就由我做第一人!



爸爸亢奮地站在我用來做家課的椅子上,昂起頭,手臂曲起放在胸前,眼中充滿閃爍的光芒,還把毛氈披在背上,在電風扇的風力下飄揚。媽媽皺一皺眉,推開爸爸,搶過椅子,要我坐下,說,別阻著我們溫習,明天是常識科測驗呢,然後問我:如何實踐環保?我說,用慳電膽。媽媽說:錯!慳電膽有水銀,十分破壞環境,答案是 LED 燈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