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03, 2006

《最緊要正字》指瑕:「鬩」字正音

1. 今天 (3-12-2006) 電視節目《最緊要正字》,中文大學何文滙博士說「鬩」,並解說道:「很多人都見過這個字,不過不一定會讀,這個字是許激切,讀鬩 (hik1)。」(注,在電視節目上,何博士乃直接讀出「鬩」的讀音,畫面上並沒有拼音,這裡為方便閱讀,用「香港語言學學會」的「粵拼方案」拼出讀音,請注意「香港語言學學會」「粵拼方案」,陰入聲標為「1」而非「7」)

2. 爸爸感到奇怪,「兄弟鬩牆」不是讀作「兄弟益牆」嗎?這字一向讀「益」(jik1),何來「hik1」音?立即查電子版《粵音韻彙》,嘻,黃錫凌也只給出一個音:「益」(jik1)。總算安樂了一點。但是,問題來了,究竟「鬩」聲母唸「h」還是「j」?To be h or not to be h, that is a question.

3. 簡單,先追溯中古音,藉此推導出此字/詞的粵語正音。爸爸查《廣韻》及中古音資料,知道「鬩」,「許激切」,梗攝、錫韻、開口、四等(即細音)、曉母、入聲。

4. 爸爸先推最簡單的聲調。清聲母,入聲調,到今天粵語,除特定韻母作中入外,大多作陰入。這很容易。

5. 再推韻母。爸爸根據自己收錄了 13275 字的中古音資料庫,梗攝、錫韻、開口、四等,到今天粵語,韻母分布如下:

ok 1
uk 1
at 4
aak 5
ek 6
ik 103

顯然,作 ik 是鐵定了。

6. 最後,推導問題所在的聲母。曉母,開口,細音,到今天粵語,聲母分布如下:

w 1
n 1
ng 2
l 2
s 3
k 4
j 24
h 102

噢,確乎是讀作「h」最多。但「j」也穩居第二位。

7. 那麼,「鬩」唸作「hik1」是正確了吧?難道真是《粵音韻彙》錯了?且慢……

8. 何博士忽略了音變(爸爸說,當仁不讓於師,只能對何老師說聲對不起)。在粵語音節中,根本沒有「hik」音節。換言之,即使按照語音發展規律,「鬩」當唸作「hik1」,也由於現代粵語音節已沒有「hik」音節(當然,除了一個「」字,不過,這字今天早不用了,是一個已死亡的字彙),因此,在社會環境中,「鬩」音自然得稍作變化,以配合粵語音節系統。

9. 怎樣變化呢?曉母、開口、細音,首選雖然是「h」,但既然由於粵語音節中沒有「hik」音節,「h」便無緣問鼎,於是,「鬩」自然轉讀作次選的「j」,於是,「鬩」便與影母梗攝字相混了,唸作「j」。

10. 因此,爸爸對我和媽媽說,大家大可繼續放心把「鬩」唸作「益」,jik1 這個「益」音,同樣符合音理。

標籤: ,

10 則留言:

Blogger 掬香齋主人 說...

非常感激你和你父親的考證,我大約十多年前讀詩經,由於不很懂古音學,只能用舊註上的反切,所以我一向讀hik7;而且多年前在收音機上也聽過一個老人家引詩時讀hik7。當晚我也有看何博士那幾秒的講解,聽完他說我仍然很懷疑是不是讀hik7,幸好有倉海君轉引了你這篇東西,那我讀jik7也安心多了。

另外,何博士讀常棣的常音裳,其實,因為古字通假的原因,常當讀如棠。留意。

5/12/06 8:56 上午  
Blogger 川媽 說...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5/12/06 12:15 下午  
Blogger 川媽 說...

掬香齋主人,謝謝你的意見。

「常」為禪母字,「棠」為定母字,章系歸端,故叚「常」為「棠」,十分合理呢。

川爸

5/12/06 12:18 下午  
Blogger 掬香齋主人 說...

其實我的意思不是要指出常通於棠,而是奇怪時至今日"博士"連經也沒讀過,這種事在古代必然要錄在"筆記"之中四處喧傳。

5/12/06 6:22 下午  
Anonymous 文公子 說...

掬香齋主人未比博士教過,難怪難怪...

川爸:

你不如整理下你的資料,出返本書啦,成日收收埋埋,浪費哂你的料子!!!不過我識你咁多年,都好明白你心有餘而力不到(不是不足)的性格。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郁手做啦~~川爸你絕對可以成一家之言架。

21/1/07 2:07 下午  
Anonymous 中二生 說...

支持文公子!
川爸出書吧,本人萬分支持,雖然我中文並不大好,可是我十分有興趣,如果你真的出書,我一定會購買!

6/2/07 8:51 下午  
Anonymous Shuowen2 說...

很佩服川上的一家三口賢達君子。

我看過你們對「聿」字讀音的評論(只看過第七,稍後再看第十一),對於勿以五十步笑百步的論點很贊同。

這篇你們不同意何文匯博士將「鬩」讀成{hik7}(我主張入聲與平聲用數字分清楚,所以不贊成用「hik1」),你們也沒有明確指斥何博士錯,這種態度我也是贊成的。

萬物並行而不悖,世間並不一定只有一個真理。「一個中國」也可以「各自表述」,其餘可知矣!

就「鬩」字這個問題說,你們認為讀「益」我不反對,但讀{hik7}我也認為可以接受。你們的論據是當今粵語已沒有{hik7}音,所以「鬩」要另找一頭好人家,而從語音演變規律來說最接近的是{yik7}(我不欣賞「絕拼」,所以不拼成「積jik7」),所以「鬩」被迫投靠。我的意見是:語音應盡可能多樣化,才不致引起意義上的混淆。國語的「癌」由「yan2]改成「ai2」是語音多樣化的一個例子。當然我們不能四處找粵語讀音來「分化」,但既來之則安之,原本已經自成一個讀音的也無須被「同化」。

我支持「約定俗成謂之宜」之說,所以不反對{yik7},但因「鬩」不算「常用字」(常用字就跟「大圍」算了),所以約定俗成的比重降低,而古今傳承的比重提升,「瞁」已經「失守」,難得「鬩」可以保住{hik7},我們就好好地珍惜它吧!

「北」字在國語和粵語都是唯一的讀音,我們也不會廢除這個讀音。

12/6/07 2:38 下午  
Blogger chan 說...

"...除了一個「瞁」字,不過,這字今天早不用了,是一個已死亡的字彙..."

"字彙"這個詞兒,相當於英語裡的"vocabulary"、"glossary"等意思,而不是"word","phrase"的意思吧?小五學生都應該懂.香港人,連中文專家都不會基本中文,就會吹,好可憐的下一代!

4/9/09 9:57 上午  
Blogger 川爸 說...

「字彙」指「單字、詞語」;況且,中英語言單位不同,直接對應,不免比附。想 Chan 君既有小五程度,這道理應能懂得。

而且,整篇博文的主題,在於如何據古音推今音,Chan 君只檢視全文一個小小用語,提出己見,也確是秋毫明察之士,這一點,也真是值得大吹特吹的。

川爸

4/9/09 11:53 下午  
Anonymous 匿名 說...

thanks for share........

4/7/13 8:04 上午  

發佈留言

訂閱 發佈留言 [Atom]

此文章的連結:

建立連結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