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9月 10, 2006

道德

道德有兩條法則:基督宗教耶穌的金律和儒家孔子的銀律。

金律說:「己所欲,施於人。」(「你們若要人怎樣待你,你們也要怎樣待人」)銀律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當然,正如馮友蘭所言,孔子也說過「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其實與金律的精神相通。)

兩條法則皆涉推己及人的機制,思考我與他人的關係,因此乃是對道德的最基本考量。兩條法則一般情況下是等價的,然而,在特別的個案上,卻表現了極不相同的價值取態,甚至衝突。

金律的例子是:「我想玩的遊戲,雖然你千萬個不想玩,但我還是不擇手段,想方設法的,迫你玩。」銀律說:「我不想玩的遊戲,因為你想玩,我縱是千萬個不想玩,還是讓你玩。」

銀律的精神,一言以蔽之,在「恕」,恕道是儒家道德的核心,用現代的話語,「尊重」是勉勉強強,但境界還差很遠的對譯。

金律適用於人類的共相,銀律更適用於人類的殊相,如何處理金律和銀律的衝突,以及兩條法則的運用條件和限制,是整個道德論的根本問題。

今天,我就在金律與銀律之間,像所羅門王判案故事中那個可憐的嬰兒一樣,遭撕裂了一整個中午,箇中磨折,很痛苦。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訂閱 發佈留言 [Atom]

此文章的連結:

建立連結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