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4月 02, 2007

全國幼兒棋文化展演大賽

今天,我是拖著疲累的身軀,還是疲憊的心境上學呢?我不知道。

上周五,媽媽帶我到廣州參加「全國幼兒棋文化展演大賽」,同行還有另外四個棋院棋友和他們的家長。一連三天,對賽八場,每勝一場得兩分。最終我三勝、四負,一場對手缺席,按賽制作我勝出論,最後我得到八分,算是剛剛合格。

最初,我連輸三場。媽媽看到同院棋友都已得分,焦急得不得了。媽媽後來告訴爸爸:這不只是個人賽啊,還是團體賽,要是我捧了個復活蛋回港應節,不只臉上不好看,還連累了棋院和其他小朋友,那如何是好?

第四場,對手缺席,我無端得到僥倖的兩分,但媽媽和我都知道,這兩分毫無意義。到了第五場,媽媽緊咬嘴唇,低聲對我說:「在川,這一場你不能再輸了。」我竟覺得媽媽這句話說得很響,很吵,然後四周的交談聲嬉笑聲都聽不到,啊,那是一種轟耳的寂默,令人天旋地轉......

之後,我連三場--嗯﹐我當然開心,可是,我為甚麼開心、為誰開心?為自己?為爸媽?為棋院?唏,別忘記,我還只是一個五歲多的幼稚園生罷了,我的生活不是應該只有玩樂嗎?為甚麼在我們的頭頂上,有那麼多榮辱的刀子飛舞?

到了最終一局,爸爸也趕到廣州,但我輸掉了。比賽後,我不只一次對媽媽說:媽,我不想再下圍棋了,下圍棋令我覺得自己很蠢。因輸掉比賽而流淚,這是第一次。我本來還是強忍的,不過媽媽告訴我,哭出來是不要緊的,於是我們找了一個樹蔭,哭了。我不想輸,我希望可以取得十分......

今天,我是拖著疲累的身軀,還是疲憊的心境上學呢?我不知道。大抵是三七開,或者二八開。

晚上,媽媽靜悄悄的問我:「我是否不應讓你參加比賽呢?」我先搖搖頭,但馬上又點點頭。媽媽追問,我說:我的棋力還未足夠,但我是想贏的。



延伸閱讀:呂大樂﹕單向化的文憑拼搏遊戲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訂閱 發佈留言 [Atom]

此文章的連結:

建立連結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