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19, 2009

Peter, Paul and Mary

在娛樂版頭條報導酒井法子「復出」,演出悲情戲真人騷的版面最右下角,Peter, Paul and Mary 女成員 Mary Travers 逝世的一小段消息刋登了。

爸爸拿起手機,打開 Peter, Paul and Mary 的 Folder,看著一首首的曲目,便想,一如當年其他民歌組合,Peter, Paul and Mary 實在有太多動聽的作品傳世了。不過,Mary Travers 的嗓子其實不像 Karen Carpenter 天籟一樣的甜美,而是雄渾低昂一類,恰與 Peter, Paul and Mary 反戰、追求自由,不向權力妥協的訴求主題,配合得天衣無縫。

"If I Had a Hammer" 應是他們第一首流起來的作品,他們曾在馬丁路德金 1963 年發表 "I have a dream" 著名演說的集會上演出過,還被奧巴馬拿出來用作競選宣傳,奧巴馬應該感激 Mary Travers 。Bob Dylan 原唱的 "Blowing In the Wind" 被他們一翻唱,便即時流行起來,爸爸說,這個當然了,Bob Dylan 的唱腔固然很有風格,但說到動聽嘛,比學他的盧冠廷還差得太遠了(可以試聽 Bob Dylan 在這裡的原唱感受一下 )!Pete Seeger 是 Mary Travers 的伯樂, Peter, Paul and Mary 把 Pete Seeger 創作的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翻唱唱紅,算是一種報恩吧?也是 Pete Seeger 慧眼的明證吧?

還有他們翻唱 John Denver 的 "Leaving On A Jet Plane" 呢。這首歌宜一邊聽,一邊與杜甫的《新婚別》對讀:

兔絲附蓬麻,引蔓故不長。
嫁女與征夫,不如棄路旁。
結髮為君妻,席不暖君床。
暮婚晨告別,無乃太匆忙。

君行雖不遠,守邊赴河陽。
妾身未分明,何以拜姑嫜?
父母養我時,日夜令我藏。
生女有所歸,雞狗亦得將。

君今往死地,沈痛迫中腸。
誓欲隨君去,形勢反蒼黃。
勿為新婚念,努力事戎行。
婦人在軍中,兵氣恐不揚。

自嗟貧家女,久致羅襦裳。
羅襦不復施,對君洗紅妝。
仰視百鳥飛,大小必雙翔。
人事多錯迕,與君永相望。

下面是 1969 年 Peter, Paul and Mary 與 (還很靦腆的)John Denver 合唱 "Leaving On A Jet Plane" 的錄像:



至於 "Puff The Magic Dragon",曲子是 Peter, Paul and Mary 的原創,它還是一首敘事詩兒歌:魔龍 Puff 與小男孩 Jackie 是好朋友,後來 Jackie 長大了,終於永遠離開了兒童的想像世界,魔龍 Puff 遂哀傷而孤單地獨活。主題不算很獨特,講的是成人對兒童世界的鄉愁。成人對兒童世界的鄉愁原型,是英美等西方文化的集體潛意識,中國人很難理解,這原型最著名代表,必定是小飛俠故事,成人一旦無法順利昇華這潛意識,便會形成像米高積遜這樣對兒童近乎病態的想像,所以,爸爸認為,米高積遜未必纞童,而是他未接受自已已非兒童,所以要常常與兒童在一起罷了。歌中的哀愁,示意成人與兒童世界的永恆割裂,反而是昇華的關鍵。"Puff The Magic Dragon" 與小飛俠故事一樣,是西方成人昇華兒童鄉愁原型的重要作品。

不過,爸爸最喜歡的,卻是 "500 miles" ...

這就是躁動喧嘩、髒亂狂放,而又天真純潔的六十年代。嬉皮士銜著的烟草在燃燒、坦宕的男女軀體互扭,咦,不是重現在今天本地與外地的娛樂圈,或狂野舞會內外嗎?只是,今天的香港、深圳或日本不是當年的胡士托。

Mary Travers 離開舞台了,在 HMV 中,找不到一片 Peter, Paul and Mary 的 CD,或者懷念 Mary Travers 的專枱 。而酒井法子之類,在娛樂公司和經理人的化妝下,將因為與毒品有關而變得更傳奇,開創事業的新一章。

標籤: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訂閱 發佈留言 [Atom]

此文章的連結:

建立連結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