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月 09, 2009

後酒井法子的o靚模時代

爸爸崩潰了。

當酒井法子還是芳蹤杳然,生死未卜的時候,爸爸對媽媽說,可憐啊,我的酒井法子,女兒家嫁錯了郎,害苦了下半生呢。怎知道呢,原來,酒井法子也是毒蟲一條,還抱著無辜的兒子東躲西藏,只為避免驗尿,那種窩囊相,較廣播署長提著妓女的裙圍遮擋記者的閃燈,不相伯仲(註)。

爸爸於是重新檢視對o靚模的看法。不錯,o靚模淺薄之極,以身體為手段,達到純粹賺少青電車男和中老年金魚佬金錢的目的。不過,o靚模至少坦坦宕宕(既是表面義,也是比喻義)啊,從沒有用宏大假論述(如政府,遠者有局長、副局長、政治助理,近者有 H1N1 隔離,今天有校本驗毒,一齣齣鬧劇加場放映)或者純情假面具(如娛樂公司與傳播機構)欺騙欲望消費者,假扮仍特立於那波濤汹湧的慾海中一方僅存的道德小渚上。在假傻假天真的假玉女,與我 show/sold 故我在的真肉女之間,原來,o靚模可愛得多。

倒垃圾時,爸爸把《同一屋簷下》的VCD扔了,還說,不知哪裡仍有o靚模抱枕存貨售賣呢?


註:窩囊相第二位,當然是酒井法子仍失蹤的時候,便急不及待攝位抽水,說難忘酒井法子溫柔餵飯的真中坑假少男孫耀威。

標籤: ,

1 則留言:

Blogger Meshi 說...

不用太傷心。今天是吸毒婦不代表當年不是真玉女啊。怎麼說《同一屋簷下》都是N年前的作品。

19/8/09 10:10 上午  

發佈留言

訂閱 發佈留言 [Atom]

此文章的連結:

建立連結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