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月 04, 2006

忘記

說起問問題,2005年我問了一道問題,竟然沒有人懂得如何回答。爸不懂、媽不懂、姑姐姑丈不懂、爺爺嫲嫲不懂、大伯伯娘不懂,全世界都不懂。可是,我一點不樂,反而痛苦極了。

話說2005年12月,我回爺爺嫲嫲家吃飯做冬。夜了,臨走的時候,我忽然記起,噢,我記起甚麼?我記起了一些東西,但卻又想不起是甚麼東西--痛苦呵,我知道我忘記了一些東西,那是甚麼?究竟那是甚麼?

哈,有辦法,做人要有發問的精神嘛。於是,我問娘:「伯娘,我忘記了一些東西,你可不可以告訴我,我忘記了甚麼?」伯娘不語,只管笑。

於是,我問媽:「媽媽,我忘記了一些東西,你可不可以告訴我,我忘記了甚麼?」媽不語,只管笑。

於是,我問爸:「爸爸,我忘記了一些東西,你可不可以告訴我,我忘記了甚麼?」爸搖頭,說:「你忘記的東西,別人哪裡可知?」

愈是沒有人知道,我愈想知;我愈想知,愈是希望別人告訴我。我明白「急如熱鍋上的螞蟻」是甚麼意思了。

原來,世上確有一些東西,只有自己知道。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訂閱 發佈留言 [Atom]

此文章的連結:

建立連結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