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月 30, 2009

急於求成


2008年元旦,我繼續參加一年一度的香港兒童棋院盃圍棋公開賽,五局中勝出四局,在自己的組別裡贏得了第三名,那是我參加圍棋比賽以來最好成績的一次。爸爸高興得像自己獲獎一樣。

取得這個好成績,爸媽去年在網誌上卻隻字不提。這一點我是明白的,因為凡是有好事發生,接下來的就是壞事;壞事完了,好事又會來。這是我八年來得出的人生經驗。

媽媽希望我在圍棋上更上一層樓,替我參加了一個速成計劃。不過,在整個2008年,我的棋藝並沒有神速的進步,輸多贏少,徘徊在10至12級之間。

2009年元旦,我參加同一個比賽,五局中勝出三局,沒有名次。

媽媽見我一直輸棋,雖然沒有微言,但間中也會提出停學的建議。「不!我要取得一段!」我說。媽媽問我為何不多加練習,我哭訴:「太多東西要做了,又要做功課,又要溫書,又要練琴,又要跆拳道……」媽媽聽後無話可說,升上小學,她對我的學業成績變得緊張起來,我已不能再像幼稚園的時候,拿著白紙大半天的在畫畫。

爸爸對媽媽提出停學的建議大為吃驚。「如果現在停學,他就再也不能跟圍棋接軌了。況且,你會因為在川泳術差而要他放棄學習游泳嗎?你會因為他在羽毛球場上輸波而停止學羽毛球嗎?」

媽媽想一想,不會。那為甚麼在圍棋路上會有這個想法呢?也許就是囿於一個級數,從而產生了一種急於求成的心態吧。媽媽甚麼時候不知不覺變成了揠苗助長的擁護者呢?爸爸點通了後,媽媽想:只要還有能力,為在川提供一個良好的學習環境,已經足夠。

似乎,對贏輸的情緒控制,爸爸站在較高的層次上。不過,當局者迷,赤裸裸地跟我一起經驗輸贏的,是媽媽。

標籤: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訂閱 發佈留言 [Atom]

此文章的連結:

建立連結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