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7月 10, 2005

升段考試



今天爸媽帶我考跆拳道升帶試--由白帶晉升黃帶。下午四時三刻左右,到運動場的時候,早已有其他小朋友在等候,他們有些和我一樣,仍是白帶,有些是黃帶,少部份是紅帶。


快五點的時候,一眾教練把我們叫進舞蹈室,那就是我們的考場。教練叫我們一個挨一個地坐在地上,然後告訴家長,約四十五分鐘後便可以回來把白帶考黃帶的小朋 友接走,之後便是一輪慣見的擾攘:一如所有其他活動,家長都比子女興奮,拿相機的忙著拍照,拿攝錄機的則不知學著哪位導演不斷走位要多角度拍攝,忘記帶攝錄器材的現在也可以提著手機拍呀拍的,拍完一幀又一幀,總是嫌不夠好,嚷著要多拍幾幀,硬要拖到教練關門才肯離開,臨離開前還要從門縫隙偷拍一幀才心滿意足;當然爸爸也是這樣,唉。那時已是五 時一刻了,我想,教練必定在心中罵著:家長真夠煩人。

爸爸後來問我,關門後情況如何?我說,我們脫去鞋子後,教練點名把我們白帶的叫出台前,要求我們做一連串指定動作--擋手、踢腿、掌上壓、一字馬之類,其實我也說不太準,總之爸爸多提及一種動作,我便多說一種,仿佛在滿足滿足一下他,爸爸將信將疑,但又問不出更具體的細節,也就無可奈何了。

快六時的時候,考試結束,結果下周才公布,之後我們上館子吃飯。吃飯前我先央媽媽給我買一個超人水壺(一向用開的那個近日有點兒失靈),水 壺上印有 Q 版超人迪加、超人佳亞和超人帝拿,十分可愛;吃飯後我又央爸爸在一所百貨公司的日文書店給我買一本講談社出版的超人雜誌(KODANSHA Official File Magazine ウルトラマン 第三卷)http://shop.kodansha.jp/bc/comics/ultraman/,爸爸老大不願意,說要扣我兩個月零用錢,我當然滿口應承,何況扣零用錢是甚麼意思,我是不太明白的,最後爸爸還是買了。



爸媽對買玩具有很多限制,但我會說:嘿,(對大人而言)水壺和雜誌不算玩具;雖然,對我來說,超人水壺、超人雜誌和玩具一樣好玩。

標籤:

1 則留言:

Anonymous 匿名 說...

interesting :-)

27/7/05 12:30 上午  

發佈留言

訂閱 發佈留言 [Atom]

此文章的連結:

建立連結

<< 首頁